2009年2月26日星期四

大學畢業生只值4000元月薪?

昨天筆者對本年度的財政預算案初步提出了自己的一些意見,而在文末也批評到創造就業實在言過其實,受惠對象極為有限,而那個為應屆大學畢業生津貼實習職位的建議,更是令人嘩然。筆者意猶未盡,決定在對財政預算案的其他範疇發表意見之前,繼續作出更深入的批評。

這一個應屆大學畢業生實習職位津貼計劃,本身來得並不突然,因為當局早於一星期前便已開始「放風」了。不過,包括筆者在內的普羅大眾,當時的著眼點主要只是認為偏坦應屆大學畢業生,並對其他待業人士不公平。筆者也曾因此撰寫了一篇《單保應屆大學畢業生就業做法不公》力陳反對理據。相信當時大部份人都不會想像到,原來這個津貼計劃並非「優待」應屆大學畢業生,因為其月薪竟然只有四千元(企業與政府各出二千),低於就業市場上絕大部份的職位薪酬。筆者原先還以為,企業需要以不低於市價(以現時市況應該也有七八千)聘請,然後政府津貼其中二千,企業仍須付出不少於五六千。殊不知政府是否怕企業不願意響應,竟然只要求企業每月付出二千(比外籍家庭傭工的最低工資還要低),便可聘用大學生,很明顯就是偏坦企業,讓它們享用高學歷的超廉價勞工。

筆者實在質疑:大學畢業生真是只值4000元月薪嗎?若然這個計劃對象,是仍在大學修讀的學生作為internship,筆者覺得月薪四千元尚算可以接受。可是現在這個計劃的對象,乃完成學業的大學畢業生,他們開始需要謀取生計,不少更要償還學費貸款,每月四千元的人工簡直是低得不能接受。事實上,他們只要願意放下身段擔任清潔工或者快餐店員工等低薪工作,每月賺取的相信也肯定不止四千了。將大學生實習職位的月薪定在四千元,根本就是扭曲整個就業市場的薪酬水平:現在大學畢業生只值四千,那些副學士、預科、中五畢業生豈不是只值兩三千甚至更少?

只可惜,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完全不覺得四千元有問題,更叫大家不要「斤斤計較」。曾俊華貴為高官,不知民間疾苦,認為四千元是一個大學畢業生的合理月薪,反而卻不覺得自己那30多萬的月薪是明顯過高,實在是「責人以嚴,待己以寬」的一個典型例子。以經濟好景時大學畢業生月薪平均一萬二千元計,四千元即是只有三分之一,那麼曾俊華是否也應該以身作則,大減自己及一眾高官人工至三分之一呢?又何必以「高官減薪對經濟幫助不大」這個理由而「斤斤計較」呢?

總而言之,這一份財政預算案,不但對現時大量待業人士的幫助極為有限,那一個原意想幫助應屆大學畢業生的計劃,更是「好心做壞事」,將大學生薪酬貶低至極不合理的水平,並造成骨牌效應,影響其他較低學歷的求職者之薪酬。因此,筆者實在希望政府能夠順應民意放棄有關計劃,並積極考慮接納筆者早前的建議,有條件地資助企業開設針對任何待業人士的新職位,而主要條件除了是期間不可裁員之外,更須保證新職位的薪酬不能低於市場上的平均水平。這樣不但可以讓更多待業人士(包括各級畢業生和被裁人士)受惠,也可避免有無良企業視此為聘請廉價勞工的時機。

10 個意見:

匿名說...

你想財爺還可以享有三分之一月薪,已經算是仁慈了。我認為財爺應該體驗一下月薪四千的滋味,反正他既不會對薪酬「斤斤計較」,還可以「靠積蓄幫自己」。

三倍笨蛋說...

我弄不清是Interm 式的實習或是掛羊頭賣狗肉式的,前者的話,公價都是3K左右,

後者的話就...
對比起月薪10000的「上網輔導員」,真是...

補充一下,曾「建議未來3年動用16億元創造約6.2萬個工作及實習機會」,算起來,

1 600 000 000 / 62 000 = 25 806.4516
25 806 / 12 = 2 150.5
每人每月得2千XDDD

凱文說...

回 匿名:
呵呵... 這又太誇張了。不過曾俊華叫一眾白領「靠積蓄幫自己」,確實真是惹起了很多中產人士的憤怒。在金融危機之下,他們所累積得來的錢財大多已經在投資組合中被蒸發掉,還能剩下多少積蓄自救呢?

凱文說...

回 三倍笨蛋:
一個大學畢業生,通常都不再需要Intern式的實習吧?另外,那些所謂「約6.2萬個工作及實習機會」,很多都是短期職位,由幾個月到一年不等,能夠持續三年的只是其中一部份。預算案如此含糊地帶過這一點,可以說是有誇大之嫌。

匿名說...

我覺得呢個實習計劃將會係一個徹底失敗
就業市場始終都係由市場供求控制
即係僱主開出既人工水平係要有大學生肯接受先至成事
而家僱主只係會出4000蚊
但係大學生要搵一份高過4000蚊既工並唔困難
(最多咪搶埋低學歷果班人既飯碗)
仲邊會有大學生會去做4000蚊既工?

凱文說...

回 匿名:
也有道理。筆者亦希望應屆大學畢業生能夠齊心杯葛這個計劃,不要放棄自己的尊嚴。

三倍笨蛋說...

畢業後實習係有d多餘,我會視為「延長大學生求職時間既吊命」(擦靚失業數字),唔會當佢係普通求職

「實習生最低有4k」,變左去「畢業生出黎起薪得4k」,都係d人力資源機構咁講(放風,等日後6k請人時就顯得好有良心),然後傳媒一係無知,一係有政治目的(插政府)地引用,之後到閱報既讀者一係無...(以下略)

openaheart說...

聽說已經有"餅家連鎖店"打算以四千元請大學生。
跟兩位同學討論過(自己本身中大), 只能用一個字形容:『膠』
對僱主來說他們要麼付二千(另加補貼)要麼五千或以上, 難道真的想用這個價錢搏一搏讓不肯等又沒有甚麼價值的大學生自願上釣?
雖然香港比較多質素不高的大學生
但政府難道真的覺得他們直$4000?
還是只是想把這個計劃寫上budget但不打算用?(好一個審慎理財....)

凱文說...

回 三倍笨蛋:
當然這個實習計劃不是直接地將大學畢業生入職薪酬推至四千,但這個計劃必定對有關薪酬水平構成明顯影響。例如有企業原定以八千請大學生,見到政府用四千也請到大學生時,雖然不會一下子將待遇降到四千,但至少肯定不捨得再以八千請大學生了。總而言之,政府帶頭以如此低薪給予大學生,注定遭受輿論的強烈反響了。

凱文說...

回 openaheart:
就算是「質素不高」的大學生,其價值也肯定不會只值月薪四千。無論如何,政府提出所謂「用16億創造約6.2萬個工作及實習機會」,其「水份」甚高,單是這四千個低薪實習職位能夠填滿多少,已經是一個很大的疑問,因此實際上政府在這方面的開支,最後肯定省回不少。

 
評深宜論 — 主要聚焦香港時事、社會、規劃、交通等議題
本站最佳瀏覽解像度為 1024 x 768 或以上。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 Derivative Works 3.0 Hong Kong License 大學畢業生只值4000元月薪?》及本網誌其他文章均以
共享創意 署名-非商業性-禁止衍生 3.0 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