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31日星期日

回應人大對特首選舉框架決議的一個節衷底線方案

作為「務實中間派」的筆者幾經思量,終於構思到一個節衷的底線方案,在沒有違反中共的決議下,盡量捍衛特首選舉的民意認受性,以求將一人一票這個元素可以「袋住先」。 (圖片:Ceeseven@Wikimedia)

不知不覺休筆了一年,近期忽然心血來潮想寫寫東西,譬如那個全民老年金方案,奈何只是一直抽不出時間,直到今日中共人大常委會宣佈香港政改框架的決議,筆者不得不「萬忙」當中也要抽丁點時間撰文抒發己見,畢竟宣佈出來的框架,比起筆者心目中的最壞打算還要壞,尤其當中行政長官選舉的提名門檻完全是大倒退。面對2017年能否投票選特首,以及是否要接受中共定出如此嚴苛的框架之間的兩難,作為「務實中間派」的筆者幾經思量,終於構思到一個節衷的底線方案,在沒有違反中共的決議下,盡量捍衛特首選舉的民意認受性,以求將一人一票這個元素可以「袋住先」。

有關特首選舉的提名方式,筆者很早之前便探討過,最民主的方式自然是全體選民均為提名委員會的一員,亦即是等同後來「學民思潮」提出的普選方案,但這樣變相架空提名委員會的構思,在現實上根本沒有可能獲當局接納,所以相對較合理的方式,就是提名委員會全體委員均由全體選民選出,又或者全體委員均為民選議員,這也是筆者認為合理可行的方案,只是筆者也明白到得以落實的機會亦不是很大。早前筆者心目中的「最壞打算」,是只在現時選舉委員會的基礎略加粉飾改善,譬如將團體票改為個人票、削減一些代表性低的界別之委員比例、仿效目前「超級區議員」制度撥出若干委員席位讓其他沒份投票的選民選出等等,入閘門檻亦仍維持八分之一委員提名。可惜最終得出的決議,不但明確指出選舉委員會是要「按照」選舉委員會的組成細節,入閘門檻亦提升到需要全體委員半數以上的支持,明顯較筆者的「最壞打算」差得多,如此沒有轉彎餘地的決議,亦直接扼殺了溫和民主派與中共當局繼續談判磋商的希望。

面對這樣的決議,忠實民主派必定會不作他想反對到底,情願原地踏步,但筆者沒有這樣的身份包袱,故仍可理性務實地嘗試尋求一個「輸得最少」的方案。現時問題的癥結,在於提名委員會由小圈子產生,可在少數人的把持下便可以篩走一些獲相當民意支持的候選人,只剩下一些不獲民意支持的候選人讓全體選民投票選擇,尤如必須從爛橙和爛蘋果之間揀選一個。不過在日常生活中,假如要面對著爛橙和爛蘋果,當然還有第三個選擇——「不揀選」了。筆者的「節衷底線方案」,精粹就是從確立全體選民的否決權著手。

人大決議中,對於特首選舉投票方式只提到「香港特別行政區合資格選民均有行政長官選舉權,依法從行政長官候選人中選出一名行政長官人選。」,並未有任何強制性的指示,故筆者以下的構思完全沒有違反有關決議:投票方式依舊是筆者一直贊同的「兩輪投票制」,但同時容許選民可以正式地投棄權票,並將當選門檻明確為「必須得到全體票數(包括所有候選人的得票及棄權票)的半數以上」,如果第二輪投票中並沒有候選人達到門檻,整個選舉需要推倒重來,而提名委員會亦不得再提名之前提名過的候選人。這樣的投票方式,可以讓選民也有能力制衡提名委員會,因為即使提名委員會肆意篩選剩一些不獲主流民意支持的候選人,只要大家齊心投棄權票,便可以凝聚否定的共識,達到「一拍兩散」的效果。故提名委員會如果未能提名出一個獲過半數民意支持的候選人,便需要面對未能成功選出特首的風險,亦需要為此負上最大的責任。

以上方案雖然可以確立選民可不接受提名委員會決定的權力,但始終未能解決提名委員會由少數並無獲全體民意授權人士把持的本質,故這個只能夠是暫時「袋住先」的節衷方案,絕不是終極方案。無論如何,筆者自問這已是「底無可底」的底線方案,也沒有地方可以再作讓步,如果這樣仍不獲得當局同意,也許只能無奈接受原地踏步的事實了。

2014年8月18日星期一

嚴正聲明

接讀者報料,指近期有網民以「評深宜論」作為網名活躍於香港某大討論區。本人作為香港時事網誌「評深宜論」(pingsum.blogspot.com)的擁有人,謹在此聲明上述網民與本網誌及本人並無任何關係,而本人亦從來並無以「評深宜論」的名義於任何討論網站註冊及發言。特此聲明,以正視聽。

如有任何查詢,請電郵至 E-mail ,謝謝!

2013年8月18日星期日

颱風過後之上班安排並非天文台責任

天文台最終在當日下午1時40分改發三號風球,雖然部份人已經全日不用上班,但仍有不少人仍需要復工,各個公共交通車站依然大排長龍。 (圖片:Alan2008lo@Wikimedia)

前幾日颱風尤特吹襲華南,令香港發出今年首個八號熱帶氣旋警告,大部份「打工仔」因而至少享有一個上午的額外假期。香港天文台最終在當日下午1時40分改發三號風球,雖然部份人已經全日不用上班,但仍有不少人仍需要復工,各個公共交通車站依然大排長龍,當中有些人更是只在公司辦公一個多小時便可下班回家,所以對天文台的決定大肆批評。筆者認為,天文台按科學原則決定改發風球的時間並沒有任何過錯,要怪責就只能怪責僱主與僱員協定的惡劣天氣工作安排,以及勞工處所制定的相關指引不夠人性化。

根據勞工處現時的指引所建議,如果八號熱帶氣旋警告在下班時間前三個小時取消,僱員便需要於兩個小時內返回工作崗位。雖然有不少機構的實際安排都較勞工處的指引寬鬆(譬如銀行和證券公司在中午12時後仍未取消八號風球即可全日不用上班),但依然有為數不少的僱主只會參考勞工處的最低要求,所以當日確實出現了「明明5時下班但仍需要在3時40分前返回公司」的情況,這些人自然便指責天文台如果肯下午2時後才改發三號,他們當日便不用上班了。可是,只要想深一層便自然明白到,天文台根本不能夠完全遷就所有上班人士——假如天文台真是在下午2時多改發三號,屆時又有另一批「下午3時後改發三號便全日不用上班」的人士批評天文台為何不延遲多些才改發了。由此可見,與其勉強要天文台遷就上班一族,倒不如檢討一下僱主與僱員協定的惡劣天氣工作安排更為實際。

筆者建議勞工處修訂有關指引,將目前只分為「必要人員」(需在八號風球當值)及「其他人員」兩類僱員,改為「必要人員」、「前線人員」及「其他人員」三類僱員。當中「前線人員」包括零售業、餐飲業及其他服務行業的前線員工,而「其他人員」則主要是在辦公室工作的員工。「前線人員」可以放寬至下班時間前四個小時內未取消八號風球便可全日不用上班;「其他人員」更可以放寬至下班時間前五個小時。換句話說,對於下午5時下班的辦公室員工,如果八號風球是中午12時後才取消,就可以不用上班了。這樣的安排比現時的指引更為合理,減少上班人士「只在公司辦公一會便可下班」的尷尬情況,同時有機會減少颱風過後的公共交通通勤需求,讓真正有需要上班的人士可以更快上車返回工作地點。

(說句題外話,天文台其實有一個地方值得筆者批評,就是在當日大約上午11時表示「在下午二時前後考慮改發三號信號」,明顯是語意不清——既搞不清楚是「二時前」還是「二時後」,更搞不清楚是屆時才會進行「考慮」的動作還是已進行「改發」的動作。參考英文版的公告用了「around」一詞,筆者建議應該改寫為「考慮在下午兩時左右改發三號信號」,意思便清楚得多,更理想就是在時間範圍上再寫清晰一些,例如「在下午一時至三時期間改發三號信號」,進一步減少含糊之處。)

2013年8月10日星期六

大學入學要求過低製造假希望

銅筆者認為,所謂「大學最低入學要求」,理論上代表已具備修讀大學學位課程的學習能力,並有較大的機會(筆者也同意未必代表百分百機會)獲得大學取錄。 (圖片:Timarflex@Wikimedia)

過去多年,香港教育制度不斷進行改革,當中最大型的改動就是「三三四學制」及「香港中學文憑考試」(中學文憑試)。近日第二屆中學文憑試大學聯招結果揭盅,不少原預算自己有望入讀大學的考生最終卻落空收場。無可否認,每年都必定有一批考獲大學最低入學要求的學生無緣成為大學生,但筆者留意到今屆的情況特別嚴重:約2.8名日校考生考獲大學最低入學要求,但只有約1.3萬考生獲派資助大學學位,情況比起「香港高級程度會考」(高考)的時代明顯惡劣。這反映出中學文憑試的大學入學要求過低,為一眾中游考生製造假希望,有必要進行檢討。

先回顧一下高考時代的情況,可以在筆者於2008年撰寫有關資助學士學額的文章中略見端睨:當時每年平均約有1.7萬名高考生符合入大學最低門檻,而資助學額水平則與現時相若(1.45萬個學額,其中約一成為非聯招學額),即是往年只有約四千人無法取得資助學位,再考慮到有一部份考生會選讀自資學位/副學位或索性往外地升學,供求差異的情況尚可勉強接受。可是自從引入中學文憑試以來,落空人數卻有驚人增長。去年第一屆文憑試已經有約2.6萬人達標,即是大約1.3萬人符合入學要求但未能入讀資助學士學位,已經是高考年代的三倍。然而,當局卻沒有留意到入學要求與學位供應的落差,決意維持基本入學要求準則不變,導致今屆出現破紀錄的1.5萬名考生資助大學夢落空。

筆者認為,所謂「大學最低入學要求」,理論上代表已具備修讀大學學位課程的學習能力,並有較大的機會(筆者也同意未必代表百分百機會)獲得大學取錄。然而今年達到大學最低收生要求的考生,不獲大學取錄的人數竟較獲取錄的人數還要多,令最低入學資格變得幾乎沒有甚麼參考價值,甚至可以說是形同虛設。

要紓緩大學學位數量與大學入學門檻存有嚴重差異的問題,無非都是循兩個方向著手:增加大學學額及/或提高大學入學要求。增加大學學額固然較容易取得普羅大眾的認同,而且可透過提升香港人口的平均學歷,從而使香港在國際上更具競爭力。可是如果要增加的是資助大學學額,以當局「守財奴」的性格,要落實存在一定的難度,也許只能退而求其次,由當局鼓勵辦學團體設立更多私立大學,藉此增加自資學士學額,惟此舉對經濟能力有限的基層考生沒有幫助。另一方面,即使成功落實增加大學學額,都沒有可能一步到位,至少需要十年八載的時間逐步提升。故此,短期可以進行的較務實做法就是研究提升大學入學要求,使其盡量反映現實情況,讓考生有一個更準確的參考指標,減少出現假希望的機會。

目前中學文憑試的大學入學要求,是指中文科及英文科均取得3級成績,而數學科及通識科則取得2級成績,即俗稱的「三三二二」。筆者翻查了考評局公佈的今屆中學文憑試成績統計,發現符合「三三二二」要求而又於一個選修科目取得4級或以上成績約有2萬人,而符合「三三二二」要求而最佳五科的總積點有19分或以上約有1.8萬人,兩者可以作為新大學門檻的主要參考依據。若果將大學入學資格提升至「四四三三三」,即中文、英文不差於4級;數學、通識及一科選修不差於3級,同時最佳五科總積點必須有至少20分,粗略估計約有1.5至1.7萬人達標,人數與高考時代相若,屆時將只有約二千至四千名合資格考生未能入讀資助學士學位,情況比現時大幅改善。

2013年7月31日星期三

香港警察學院用地可改作住宅發展

黃竹坑警察學院位於鐵路沿線、面積較維多利亞公園還要大,地理位置十分適宜興建住宅。 (圖片:WiNG@Wikimedia)

筆者去年曾經提及過房屋發展不一定要在新界覓地,因為市區其實也有不少有潛在發展價值的大型土地,但可惜一直未有機會與各位讀者分享己見。今日要介紹的,就是一塊位於鐵路沿線、面積較維多利亞公園還要大的地皮,地理位置十分適宜興建住宅,這就是位於黃竹坑、鄰近南港島線東段的香港警察學院了。

說來慚愧,筆者在很久之前便已經有這個構思,可是不知怎的卻一直沒有在此公開過。到今年初黃竹坑區徐遠華議員在網上交流,得知對方正收集區內居民對香港警察學院用地未來發展的意見,筆者才計劃準備待有關調查完成後,便藉調查結果作出討論。豈料因為筆者事忙,此事便不了了之,直至近日徐議員在區議會上正式提出有關建議,筆者覺得今次真是要認真抽些時間撰文了。

香港警察學院於1948年成立,其時黃竹坑仍是郊外地方,今日香港仔運動場乃至黃竹坑工業區東部一帶的位置,全部都是農田,故當時警校的選址尚算合理。可是六十多年後的今天,黃竹坑已經是市區的一部份,更快將成為鐵路沿線地區,來往中環不需十分鐘,比其他新興商貿區(如鰂魚涌、九龍灣)及大型私人屋苑(如太古城、德福花園、日出康城)更具地利優勢。既然如此,警校這個黃金地段是否可以有更合適的規劃呢?

根據筆者的構思,香港警察學院大可搬遷至新界,譬如元朗區或北區等遠離市區的地方,也可選擇較為接近市區的將軍澳南部(據聞消防訓練學院也有意落戶此處)。而警校原址則分為東西兩個部份:西部約佔三分之二的面積,主要用作發展成一個單位數量與前黃竹坑邨相若(約5,500個單位)的公共屋邨,一來彌補前黃竹坑邨地皮改作鐵路上蓋(私人住宅)後區內公屋單位的減少,二來可以作為華富邨及漁光村等區內舊公屋重建時用作原區安置受影響居民的單位,同時亦興建若干幢居屋樓宇(約4,500個單位),以配合區內首次置業人士的需要。公屋和居屋合共有大約一萬個單位,預計容納三萬人居住。東部約佔三分之一的面積,可用作將運動場地,以作為住宅區與海洋公園之間的緩衝區。運動場地的實際用途亦有兩個方案:第一個方案是直接將黃竹坑遊樂場(由一個標準足球場及四個小型足球場組成)重置到此處;第二個方案是先在此處興建一個規格不差於灣仔運動場的全新田徑運動場,以取代目前不符合國際標準的香港仔運動場,然後才將黃竹坑遊樂場重置到舊田徑運動場原址。而黃竹坑遊樂場原址可作為黃竹坑商貿區的延伸,為區內提供更多就業機會。

不過要落實以上大計,過程肯定困難重重。首要任務是要游說香港警察學院願意以香港整體發展規劃著想,同意遷往新界區。事實上,警校附近已經沒有甚麼空間可以擴建,如果能夠在新界找一幅比現址更大的土地,便可應付警校的長遠發展需要,故遷址對警校來說不一定是壞事。之後可以預計得到的反對聲音,就是與警校為鄰的香港海洋公園,他們肯定不願見到公園外圍便已經有住宅大廈包圍,這也是筆者只敢建議在地皮的三分之二地方興建樓宇的原因了。筆者的方案已預留了二百多米的距離,作為高樓與公園之間的緩衝,也希望海洋公園能夠因此而願意以大局為重妥協。

除了以上兩大阻力,區內居民的意願也是一個不可忽視的因素。目前最接近警校的住宅,與之相距最少半公里距離,理論上實際影響並不大,可是根據徐議員於年初進行的諮詢,支持發展的聲音(約四成半)與反對聲音(約四成)卻相差不遠,可見「鄰避效應」(Not In My Back Yard)的威力是何等強大。而筆者亦相當敬佩徐議員能夠以南區整體利益為大前提,在自己選區內部份居民反對的情況下,仍公開在區議會爭取落實將警校改建住宅區的建議。無論如何,如果未能盡快爭取落實這個建議,當警校旁邊的黃竹坑站上蓋那近5,000個私人住宅單位入伙後,新居民必定會反對有關計劃,屆時要落實便肯定比現在艱難很多倍了。

當局過去一直為覓地建屋費煞思量,找來的大多是遠離市區的鄉郊地(包括新界東北、洪水橋,甚至是粉嶺高球場),卻未有好好在市區範圍中「尋寶」(說句題外話:在改善道路交通配套的大前提下,接近市區的深水灣高球場比起粉嶺高球場更具發展成住宅區的潛力)。黃竹坑警察學校處於市區鐵路沿線黃金地段,加上搬遷警校的難度亦遠較搬遷解放軍軍營低得多,當局應當認真考慮本文的建議。

 
評深宜論 — 主要聚焦香港時事、社會、規劃、交通等議題
本站最佳瀏覽解像度為 1024 x 768 或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