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9月21日星期日

「新」東九龍線有延長空間

香港政府近日終於公佈《鐵路發展策略2014》,提出興建主要服務觀塘北部半山(四順及秀茂坪等地)的東九龍線。 (圖片:Sl@Wikimedia)

經過一年多前的公開諮詢,香港政府近日終於公佈《鐵路發展策略2014》,敲定未來十多年將會推行的鐵路發展項目。當中大部份內容都是筆者意料之內,唯一「爆冷」的就是之前從來沒有提及過、主要服務觀塘北部半山(四順及秀茂坪等地)的鐵路線忽然「跑出」。地區人士向來稱此線為「觀塘北線」,而當局則將之命名為「東九龍線」,與1970年當局提出的項目(大致等同現今沙中線九龍一段)「撞名」。正所謂「唔怕生壞命,最怕改壞名」,究竟這條「新」東九龍線的命運會否像「舊」東九龍線般一波三折,筆者也不作無謂猜測,但無容置疑的是,這條鐵路成本甚高,確實有需要深入研究如何提高其效益。

有關服務觀塘北部半山的鐵路線,雖然在網上也不難發現類似構思,但總是會被人以地勢為理由,將之批評為不設實際。事實上,筆者數年前公開發表「中九龍線」建議時,也提到長遠可把鐵路東延服務四順及秀茂坪。想不到當局始終沒有接納橫跨九龍東西部的鐵路線,反而卻有意率先這個難度更高的項目。

先看看當局的建議,「新」東九龍線連接鑽石山站及寶琳站,長度約7.8公里,中間設彩雲、順天、秀茂坪、寶達四站。筆者認為此定線的最大弊病,就是鐵路線在鑽石山站便已是終點站。雖然鑽石山站將來會是觀塘線和東西走廊的交匯站,將新線接駁此站可算是一個不俗的選擇,但這兩線又是否能夠應付新線帶來的額外客流,筆者對此表示質疑。此外,路線於四順區只設順天站,看當局提供的地圖該站確實是在順天邨附近,明顯忽略了人口較多的順利邨地區。另一方面,路線於寶達與寶琳之間並不設站,也忽略了翠林邨、景明苑及康盛花園一帶這個將軍澳主要未有鐵路的區域。還有,路線沿途因地勢問題,幾乎沒有合適的地方設立車廠,除非是與東西走廊共用位於鑽石山的車廠,可是車廠是否還有空間容納新線亦是一個疑問(後按:鑽石山興建東西走廊列車停放處的計劃原來早已取消,謝讀者指正。)

針對以上問題,筆者以當局「新」東九龍線的構思為基礎加以改進,得出以下修訂方案,蛻變成一條全長約16公里、橫跨整個九龍半島的新鐵路線:

新鐵路線可分為以下四段:

1. 科大段

這一段由寶琳向東北延伸約1.5公里,至香港科技大學及大埔仔一帶設立「科大站」,除服務附近的乘客,也設立「泊車轉乘停車場」方便西貢居民轉乘,同時亦會在此站開辦連接西貢各地的巴士線和小巴線方便往來西貢的遊客。為使此段合乎成本效益,筆者建議善用大埔仔村至科大之間的土地(約7.4公頃),發展為鐵路上蓋物業,在配合鄉郊環境的考慮下,發展密度宜與杏花村相若,每幢樓宇只有十餘層,保守估計可提供約三千個住宅單位,總收入估計可達250至300億港元,成為科大段甚至是整個鐵路項目的一大補貼。而在此處發展鐵路上蓋的同時,亦有充裕的空間設置「大埔仔車廠」以作為新線的車廠,一併解決了車廠選址的難題。

2. 東九龍段

這一段的基礎就是當局「新」東九龍線的整條定線,但亦有一些地方作出了改良。首先,筆者將寶達與寶琳之間的一段北移,除了避免兩度穿過將軍澳隧道的地底,更重要的目的就是方便設置「翠琳站」,選址為翠林邨南部,同時設置一條長約四百多米的自動行人道連接康盛花園。

過了「翠琳站」之後,下一站就是「寶達站」,選址為寶達邨西南部,同時方便秀茂坪南邨的乘客,而毗鄰上秀茂坪巴士總站一帶亦有一定潛力發展住宅。

此後鐵路線將轉向西北,設「秀茂坪站」,選址為中秀茂坪巴士總站以北、秀茂坪商場對出。雖然此站的覆蓋範圍(方圓500米,下同)將與「寶達站」有少許重疊,但考慮到若將此站北移,覆蓋的人口將會減少(如翠屏北邨),且遠離了秀茂坪的核心,所以最終還是維持現址。此站亦設有自動行人道連接山上安達臣新發展區南部。

路線繼續北上,有別於當局建議設順天站,筆者將車站北移至順景街(順利邨、順安邨交界),是為「順利站」,令此站的覆蓋範圍擴展至四順區超過九成半的地方,主要未能覆蓋的就只有順天邨最南端的天琴樓。筆者亦曾經研究過同時設順利、順天兩站,但始終兩站覆蓋範圍將會有較多的重疊,加上會令秀茂坪及以東乘客的車程增加,最終決定以一個車站服務整個四順區。除了四順區之外,此站也會設自動行人道連接山上安達臣新發展區北部。

接下來下一站就是「彩雲站」,設於清水灣道及豐盛街交界一帶,沒有甚麼特別,最後就是接駁鑽石山站。

3. 中九龍段

這一段就是整個鐵路項目最具效益的地方,提供一個快捷途徑往返東九龍至旺角一帶,提升整個鐵路網絡的效率。路線由鑽石山出發,中途在東頭邨內設「東頭站」,同時兼顧服務新蒲崗南部的作用。由於沙中線的土瓜灣站(近宋皇臺)已經覆蓋了九龍城南部地區,故沒有必要在鄰近位置再設一站;此外九龍醫院一帶將來亦難以有大型發展,亦看不到設站的需要,所以路線在「東頭站」之後就會直接到達旺角站。

4. 西九龍段

最後這一段也是頗為有用,對往返東九龍至新界西有很大的吸引力,但要留意由於要跨越已建有荃灣線及觀塘線的彌敦道,需建於較深的地底,技術上難度較高。此段亦可細分為「南昌方案」和「九龍方案」,前者接駁南昌站,對往返新界西的乘客較有吸引力;後者接駁九龍站,對往返港島北、機場以及乘搭廣深港高鐵的乘客較有吸引力。

筆者對於「新」東九龍線的改進建議,大致上就是這樣了。不過,筆者始終對當局未有於去年「我們未來的鐵路」作公開諮詢而忽然拋出這項構思感到不滿,期望當局能夠「補鑊」於稍後時間就這個全新項目作廣泛諮詢。

2014年8月31日星期日

回應人大對特首選舉框架決議的一個節衷底線方案

作為「務實中間派」的筆者幾經思量,終於構思到一個節衷的底線方案,在沒有違反中共的決議下,盡量捍衛特首選舉的民意認受性,以求將一人一票這個元素可以「袋住先」。 (圖片:Ceeseven@Wikimedia)

不知不覺休筆了一年,近期忽然心血來潮想寫寫東西,譬如那個全民老年金方案,奈何只是一直抽不出時間,直到今日中共人大常委會宣佈香港政改框架的決議,筆者不得不「萬忙」當中也要抽丁點時間撰文抒發己見,畢竟宣佈出來的框架,比起筆者心目中的最壞打算還要壞,尤其當中行政長官選舉的提名門檻完全是大倒退。面對2017年能否投票選特首,以及是否要接受中共定出如此嚴苛的框架之間的兩難,作為「務實中間派」的筆者幾經思量,終於構思到一個節衷的底線方案,在沒有違反中共的決議下,盡量捍衛特首選舉的民意認受性,以求將一人一票這個元素可以「袋住先」。

有關特首選舉的提名方式,筆者很早之前便探討過,最民主的方式自然是全體選民均為提名委員會的一員,亦即是等同後來「學民思潮」提出的普選方案,但這樣變相架空提名委員會的構思,在現實上根本沒有可能獲當局接納,所以相對較合理的方式,就是提名委員會全體委員均由全體選民選出,又或者全體委員均為民選議員,這也是筆者認為合理可行的方案,只是筆者也明白到得以落實的機會亦不是很大。早前筆者心目中的「最壞打算」,是只在現時選舉委員會的基礎略加粉飾改善,譬如將團體票改為個人票、削減一些代表性低的界別之委員比例、仿效目前「超級區議員」制度撥出若干委員席位讓其他沒份投票的選民選出等等,入閘門檻亦仍維持八分之一委員提名。可惜最終得出的決議,不但明確指出選舉委員會是要「按照」選舉委員會的組成細節,入閘門檻亦提升到需要全體委員半數以上的支持,明顯較筆者的「最壞打算」差得多,如此沒有轉彎餘地的決議,亦直接扼殺了溫和民主派與中共當局繼續談判磋商的希望。

面對這樣的決議,忠實民主派必定會不作他想反對到底,情願原地踏步,但筆者沒有這樣的身份包袱,故仍可理性務實地嘗試尋求一個「輸得最少」的方案。現時問題的癥結,在於提名委員會由小圈子產生,可在少數人的把持下便可以篩走一些獲相當民意支持的候選人,只剩下一些不獲民意支持的候選人讓全體選民投票選擇,尤如必須從爛橙和爛蘋果之間揀選一個。不過在日常生活中,假如要面對著爛橙和爛蘋果,當然還有第三個選擇——「不揀選」了。筆者的「節衷底線方案」,精粹就是從確立全體選民的否決權著手。

人大決議中,對於特首選舉投票方式只提到「香港特別行政區合資格選民均有行政長官選舉權,依法從行政長官候選人中選出一名行政長官人選。」,並未有任何強制性的指示,故筆者以下的構思完全沒有違反有關決議:投票方式依舊是筆者一直贊同的「兩輪投票制」,但同時容許選民可以正式地投棄權票,並將當選門檻明確為「必須得到全體票數(包括所有候選人的得票及棄權票)的半數以上」,如果第二輪投票中並沒有候選人達到門檻,整個選舉需要推倒重來,而提名委員會亦不得再提名之前提名過的候選人。這樣的投票方式,可以讓選民也有能力制衡提名委員會,因為即使提名委員會肆意篩選剩一些不獲主流民意支持的候選人,只要大家齊心投棄權票,便可以凝聚否定的共識,達到「一拍兩散」的效果。故提名委員會如果未能提名出一個獲過半數民意支持的候選人,便需要面對未能成功選出特首的風險,亦需要為此負上最大的責任。

以上方案雖然可以確立選民可不接受提名委員會決定的權力,但始終未能解決提名委員會由少數並無獲全體民意授權人士把持的本質,故這個只能夠是暫時「袋住先」的節衷方案,絕不是終極方案。無論如何,筆者自問這已是「底無可底」的底線方案,也沒有地方可以再作讓步,如果這樣仍不獲得當局同意,也許只能無奈接受原地踏步的事實了。

2014年8月18日星期一

嚴正聲明

接讀者報料,指近期有網民以「評深宜論」作為網名活躍於香港某大討論區。本人作為香港時事網誌「評深宜論」(pingsum.blogspot.com)的擁有人,謹在此聲明上述網民與本網誌及本人並無任何關係,而本人亦從來並無以「評深宜論」的名義於任何討論網站註冊及發言。特此聲明,以正視聽。

如有任何查詢,請電郵至 E-mail ,謝謝!

2013年8月18日星期日

颱風過後之上班安排並非天文台責任

天文台最終在當日下午1時40分改發三號風球,雖然部份人已經全日不用上班,但仍有不少人仍需要復工,各個公共交通車站依然大排長龍。 (圖片:Alan2008lo@Wikimedia)

前幾日颱風尤特吹襲華南,令香港發出今年首個八號熱帶氣旋警告,大部份「打工仔」因而至少享有一個上午的額外假期。香港天文台最終在當日下午1時40分改發三號風球,雖然部份人已經全日不用上班,但仍有不少人仍需要復工,各個公共交通車站依然大排長龍,當中有些人更是只在公司辦公一個多小時便可下班回家,所以對天文台的決定大肆批評。筆者認為,天文台按科學原則決定改發風球的時間並沒有任何過錯,要怪責就只能怪責僱主與僱員協定的惡劣天氣工作安排,以及勞工處所制定的相關指引不夠人性化。

根據勞工處現時的指引所建議,如果八號熱帶氣旋警告在下班時間前三個小時取消,僱員便需要於兩個小時內返回工作崗位。雖然有不少機構的實際安排都較勞工處的指引寬鬆(譬如銀行和證券公司在中午12時後仍未取消八號風球即可全日不用上班),但依然有為數不少的僱主只會參考勞工處的最低要求,所以當日確實出現了「明明5時下班但仍需要在3時40分前返回公司」的情況,這些人自然便指責天文台如果肯下午2時後才改發三號,他們當日便不用上班了。可是,只要想深一層便自然明白到,天文台根本不能夠完全遷就所有上班人士——假如天文台真是在下午2時多改發三號,屆時又有另一批「下午3時後改發三號便全日不用上班」的人士批評天文台為何不延遲多些才改發了。由此可見,與其勉強要天文台遷就上班一族,倒不如檢討一下僱主與僱員協定的惡劣天氣工作安排更為實際。

筆者建議勞工處修訂有關指引,將目前只分為「必要人員」(需在八號風球當值)及「其他人員」兩類僱員,改為「必要人員」、「前線人員」及「其他人員」三類僱員。當中「前線人員」包括零售業、餐飲業及其他服務行業的前線員工,而「其他人員」則主要是在辦公室工作的員工。「前線人員」可以放寬至下班時間前四個小時內未取消八號風球便可全日不用上班;「其他人員」更可以放寬至下班時間前五個小時。換句話說,對於下午5時下班的辦公室員工,如果八號風球是中午12時後才取消,就可以不用上班了。這樣的安排比現時的指引更為合理,減少上班人士「只在公司辦公一會便可下班」的尷尬情況,同時有機會減少颱風過後的公共交通通勤需求,讓真正有需要上班的人士可以更快上車返回工作地點。

(說句題外話,天文台其實有一個地方值得筆者批評,就是在當日大約上午11時表示「在下午二時前後考慮改發三號信號」,明顯是語意不清——既搞不清楚是「二時前」還是「二時後」,更搞不清楚是屆時才會進行「考慮」的動作還是已進行「改發」的動作。參考英文版的公告用了「around」一詞,筆者建議應該改寫為「考慮在下午兩時左右改發三號信號」,意思便清楚得多,更理想就是在時間範圍上再寫清晰一些,例如「在下午一時至三時期間改發三號信號」,進一步減少含糊之處。)

2013年8月10日星期六

大學入學要求過低製造假希望

銅筆者認為,所謂「大學最低入學要求」,理論上代表已具備修讀大學學位課程的學習能力,並有較大的機會(筆者也同意未必代表百分百機會)獲得大學取錄。 (圖片:Timarflex@Wikimedia)

過去多年,香港教育制度不斷進行改革,當中最大型的改動就是「三三四學制」及「香港中學文憑考試」(中學文憑試)。近日第二屆中學文憑試大學聯招結果揭盅,不少原預算自己有望入讀大學的考生最終卻落空收場。無可否認,每年都必定有一批考獲大學最低入學要求的學生無緣成為大學生,但筆者留意到今屆的情況特別嚴重:約2.8名日校考生考獲大學最低入學要求,但只有約1.3萬考生獲派資助大學學位,情況比起「香港高級程度會考」(高考)的時代明顯惡劣。這反映出中學文憑試的大學入學要求過低,為一眾中游考生製造假希望,有必要進行檢討。

先回顧一下高考時代的情況,可以在筆者於2008年撰寫有關資助學士學額的文章中略見端睨:當時每年平均約有1.7萬名高考生符合入大學最低門檻,而資助學額水平則與現時相若(1.45萬個學額,其中約一成為非聯招學額),即是往年只有約四千人無法取得資助學位,再考慮到有一部份考生會選讀自資學位/副學位或索性往外地升學,供求差異的情況尚可勉強接受。可是自從引入中學文憑試以來,落空人數卻有驚人增長。去年第一屆文憑試已經有約2.6萬人達標,即是大約1.3萬人符合入學要求但未能入讀資助學士學位,已經是高考年代的三倍。然而,當局卻沒有留意到入學要求與學位供應的落差,決意維持基本入學要求準則不變,導致今屆出現破紀錄的1.5萬名考生資助大學夢落空。

筆者認為,所謂「大學最低入學要求」,理論上代表已具備修讀大學學位課程的學習能力,並有較大的機會(筆者也同意未必代表百分百機會)獲得大學取錄。然而今年達到大學最低收生要求的考生,不獲大學取錄的人數竟較獲取錄的人數還要多,令最低入學資格變得幾乎沒有甚麼參考價值,甚至可以說是形同虛設。

要紓緩大學學位數量與大學入學門檻存有嚴重差異的問題,無非都是循兩個方向著手:增加大學學額及/或提高大學入學要求。增加大學學額固然較容易取得普羅大眾的認同,而且可透過提升香港人口的平均學歷,從而使香港在國際上更具競爭力。可是如果要增加的是資助大學學額,以當局「守財奴」的性格,要落實存在一定的難度,也許只能退而求其次,由當局鼓勵辦學團體設立更多私立大學,藉此增加自資學士學額,惟此舉對經濟能力有限的基層考生沒有幫助。另一方面,即使成功落實增加大學學額,都沒有可能一步到位,至少需要十年八載的時間逐步提升。故此,短期可以進行的較務實做法就是研究提升大學入學要求,使其盡量反映現實情況,讓考生有一個更準確的參考指標,減少出現假希望的機會。

目前中學文憑試的大學入學要求,是指中文科及英文科均取得3級成績,而數學科及通識科則取得2級成績,即俗稱的「三三二二」。筆者翻查了考評局公佈的今屆中學文憑試成績統計,發現符合「三三二二」要求而又於一個選修科目取得4級或以上成績約有2萬人,而符合「三三二二」要求而最佳五科的總積點有19分或以上約有1.8萬人,兩者可以作為新大學門檻的主要參考依據。若果將大學入學資格提升至「四四三三三」,即中文、英文不差於4級;數學、通識及一科選修不差於3級,同時最佳五科總積點必須有至少20分,粗略估計約有1.5至1.7萬人達標,人數與高考時代相若,屆時將只有約二千至四千名合資格考生未能入讀資助學士學位,情況比現時大幅改善。

 
評深宜論 — 主要聚焦香港時事、社會、規劃、交通等議題
本站最佳瀏覽解像度為 1024 x 768 或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