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8日星期一

可憐的港大民調之票站調查

是屆立法會選舉的最大爭議,相停是票站調查之風波。當中筆者認為最無辜受到影響的是香港大學民意調查計劃。儘管之前其因欲提早向傳媒發佈結果而引起非議,但畢竟港大民調一直以來已建立一定的知名度及公信力,因此筆者實在不認同將之納入杯葛的對象。可惜,很多人並不是如筆者這樣想,結果使港大民調之票站調查的準確性打了折扣。

是次選舉最後有6間機構進行票站調查。當中只有港大民調是被廣為人知,其餘5間則背景不太明確。筆者假如遇上其餘5間,也應該會拒絕作答。可是港大民調背景分明,實在可以相信其結果不會被用作選舉工程,因此不應被殃及池魚地被拒絕。昨日筆者投票後,看到港大民調的職員,便刻意走到她面前,故意給機會讓被她抽中自己接受調查,以示對港大民調的支持。當然,筆者一人之力無助挽回回應率的下跌,回應率由三分之二降到只有一半,實在令筆者感到可惜。

除了回應率下跌外,港大民調之票站調查的準確程度不如上屆。這尤其見於新界東及新界西,當時筆者見到這兩個選區中,民建聯名單第三人竟與其他泛民名單第一人的當選機會均等,也覺到觸目驚心:可能是民建聯真的有機會取三席,也有可能是「口投民建聯」的干擾票站調查活動發揮一定成效。不知是好彩還是不幸,選舉結果公佈後,民建聯名單的票數皆沒有餘額撥給第三人,可見出現如此民調的原因應該是被干擾了。筆者所處的港島區干擾不太明顯,但仍與最後結果有一點距離,未能準確預測只是由余若薇、何秀蘭及勞永樂三人「機會均等」地爭最後兩席,而蔡素玉及史泰祖頂多也只算是「機會較小」。

最後,筆者還是那一句:要徹底解決票站調查,選舉管理委員會必須明文禁止票站調查結果可以落入政黨或任何參選人手中,或以此進行影響選舉結果的行為。這樣才可以挽回大部份人對票站調查的信心。否則假如連最「正氣」的港大民調也被逼結束票站調查時,香港的票站調查已經完全沒有參考價值了。

2 個意見:

樂說...

票站調查對象應該是隨機抽樣的。
如果主動作答,不是會影響準確性嗎?

凱文說...

回 樂:
其實筆者也不算是主動作答。
調查員假如沒有興趣選擇自己作為抽樣對象,就算走到他面前,他也不會理會。
因此筆者並不認為這會影響準確性。

 
評深宜論 — 主要聚焦香港時事、社會、規劃、交通等議題
本站最佳瀏覽解像度為 1024 x 768 或以上。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 Derivative Works 3.0 Hong Kong License 可憐的港大民調之票站調查》及本網誌其他文章均以
共享創意 署名-非商業性-禁止衍生 3.0 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