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16日星期五

香港經濟遭遇困難 並非押後政改諮詢恰當理由

香港經濟不景,竟然成為政府押後政制改革諮詢的藉口。行政長官曾蔭權不惜打破去年10月施政報告的承諾,昨天宣佈將2012年特首及立法會政制改革諮詢押後,由今年上半年內延至今年第四季。筆者無疑同意經濟民生問題需要政府密切關注,可是卻不認同因此而將政制改革完全置之不顧。政府的決定根本就沒有足夠的理據,而且弊處也明顯多於利處,實非明智之舉。

特首聲稱要將政制改革諮詢工作押後至今年第四季的理由,就是政府此刻要聚精會神應付經濟嚴峻的情況。假如這個道理正確,其他政策也理應一併讓步了。諸如停車熄匙、教學語言微調,甚至淫審條例改革等等政策,根本與改善經濟沒有直接關係,加上這些政策一樣都是有廣泛爭議,一樣會引起社會的紛爭矛盾。因此,政府是不是應該要一併煞停這些政策的諮詢和制訂呢?

更重要的是,為何曾蔭權相信今年第四季一定會比今年上半年更適宜進行政改諮詢?難道他有充足信心可以用大半年時間使香港經濟復甦,並改善失業問題,營造一個理想的諮詢時機?以現時全球金融環境來看,筆者難以感到樂觀。萬一很不幸地,香港經濟於今年第四季陷入更嚴峻的谷底,譬如說恆指只剩下六七千點,同時失業率則有八九個百分點,那個時候政府才「硬著頭皮去諮詢」,而不「聚精會神應對經濟危機」,是否顯得「自打嘴巴」呢?

另一方面,將政改諮詢押後半年,同時代表少了半年時間進行諮詢,剩下只有大約一年的諮詢時間。既然曾蔭權認為2012年的選舉方法是重大課題,需要社會深入理性討論,凝聚廣泛共識,為何還要反其道而行,縮短三分之一的諮詢時間?這樣短的時間,對這個爭議甚大的議題來說,恐怕不夠時間進行反覆討論,反而更難凝聚一個能夠協調各方意見的共識。換句話說,押後政改諮詢之舉,實在對香港政制發展有著相當不利的影響。

總括來說,香港政府決定押後諮詢政改的理據不足之餘,引起的副作用亦很明顯。曾蔭權與其背負著「食言」和沒有誠信的罪名,何不按照本來的承諾展開政制改革諮詢呢?即使如期在今年上半年進行,政制改革諮詢也不可能在今年內有最終定案,因此筆者建議政府在如期開始進行公眾諮詢的同時,大可以將第一輪諮詢的諮詢期延長,讓社會有更多時間討論初步定案。而且在諮詢初期的階段,政府根本亦不需要投放大量精力和資源,因此一定能夠同時兼顧處理經濟及其他議題。這樣的安排,相信比現時一刀切押後諮詢政改的開展來得更加合理,並更為被廣大市民所接受。

6 個意見:

Telson說...

十分同意樓主的意見。說到底,曾蔭權也只是聽中央指示。中央政府才是幕後操縱者,煲呔只是一個傀儡。

凱文說...

回 Telson:
曾蔭權「縮沙」的行為,不難令人聯想到與中央政府背後施壓有關。

J Wong說...

最耐人尋味的是,曾蔭權於去年10月宣讀施政報告時,應該知道今年經濟會較差,但仍然承諾今年上半年諮詢政改,而短短3個月後,他的態度卻180度轉變,忽然收回之前的承諾。真是不知道曾蔭權心中想甚麼...

凱文說...

回 J Wong:
曾蔭權的突然轉軑確實令不少人感到意外,難怪就連傾向親建制的自由黨都對曾蔭權的決定有所保留。

J Wong說...

根據今日報章的報道,自由黨的態度已經改變,轉軚同意曾蔭權的決定。哈哈...

凱文說...

回 J Wong:
也許政府在事後成功游說到自由黨改變立場,又或者自由黨希望與泛民劃清界線吧。親建制派始終都是經常盲目擁護政府的政策。

 
評深宜論 — 主要聚焦香港時事、社會、規劃、交通等議題
本站最佳瀏覽解像度為 1024 x 768 或以上。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 Derivative Works 3.0 Hong Kong License 香港經濟遭遇困難 並非押後政改諮詢恰當理由》及本網誌其他文章均以
共享創意 署名-非商業性-禁止衍生 3.0 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