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1日星期日

直擊中環新海濱城市設計研究綜合意見論壇(下)

上回說到筆者應規劃署邀請出席「中環新海濱城市設計研究綜合意見論壇」,並得知了有關規劃的最新消息。不過昨天所提及的,只是論壇首個多小時的內容,之後還有「公眾表述」和「公眾討論」,後者更是這場論壇的主要目的。就讓筆者分享一下當中一些較為有深刻印象的片段。

在所謂「公眾表述」的部份,主要是邀請了早前向當局遞交書面意見的人士發表意見。在那16個講者中,有14個均代表著不同的團體和組織,只有兩個是獨立的「公眾人士」。筆者對這兩個人的發言印象較為深刻。其中一位說話有點誇張,先是以「妙」論反對填海,又說海港收窄會吸引颱風風眼進入維港、又說飛機駛經維港中空會被雷劈等等,筆者真是有點兒想發笑,其後他進入正題,建議在中環新海濱建一個「中環運動場」,即是類似灣仔運動場那類田徑運動場。筆者亦對這個另類建議感到有點啼笑皆非。雖然中西區是沒有田徑運動場,但也不用浪費中環的寶貴用地興建一個吧?而另一位公眾人士則提到香港殖民地初期有很多富有特色的建築物,並建議在中環新海濱重建這些建築。筆者聯想到幾年前有團體打算在太古城對出的空地(近東隧出口)發展一個「老香港」主題景點,將舊匯豐總行等香港經典建築以迷你形式展示,就好像深圳的「世界之窗」一樣,可惜這個計劃最終都是無疾而終。那位人士的提議,正好與那個「老香港」計劃有點相似了。

不過,筆者對部份出席者的態度不敢茍同。某個團體當日不能派代表出席,只留下一份書面陳述請求在場工作人員代為讀出。當讀到「希望將舊天星鐘樓重置到尖沙咀碼頭」時,竟然有出席者大呼「癡線」。雖然這個提議確實有些問題(尖沙咀碼頭當年不設鐘樓,就是因為附近已有尖沙咀鐘樓,因此搬過去實在十分無謂),但也不用毫不留情地在背後罵人吧?不過這並非讓筆者感到最反感的。保護海港協會創辦人徐嘉慎,在發言時提到希望申請修改規劃大綱圖,本來這並不是甚麼特別事,但問題是他竟然要求即場表決,要求在場所有出席者即時表態。初時他叫贊成的人舉手,舉手的人當然不算多,之後他眼見勢色不對,連忙改口說反對的人舉手,更有另一人推波助瀾,宣稱「如果你沒有良心便舉手吧」,結果當然沒有人敢舉手了,徐嘉慎便宣稱在申請修改規劃大綱圖時,會提到在這個論壇中沒有人反對他的建議。筆者其後分別在午膳時和在洗手間內,分別聽到兩批不同的出席者在閒聊時指責徐嘉慎的不是,可見徐嘉慎「挾持民意」的行為確實引起了不少出席者的不滿。筆者亦想聲明一點:筆者並非想表態反對徐嘉慎的申請,只是既然未有細閱及研究過有關申請的詳情,豈能夠要求筆者即時表態?筆者(與其他很多出席者)對有關申請沒有意見,卻被曲解為不反對有關申請,心中難免感到有點不滿了。

至於下午的「公眾討論」部份,真正發言的人並不多,只有大約十多個人曾經發言過,當中以本土行動成員何來的發言最多,幾乎每輪她都會發言,其次則是一些外籍人士。事實上,這個論壇吸引了不少外籍人士參與,而筆者粗略估計大約有一半的台下發言時間都是使用英語的,幸好筆者大致上都聽得明白其要點。筆者印象較深刻的,依然是那位硬銷「中環運動場」的那位人兄,每次發言都與那個運動場扯上關係,當中最好笑的提議,莫過於建議將舊天星鐘樓當作運動場的計時器了。另一個筆者認為較為突出的發言,來自另一位出席者,他認為西港島線及南港島線西段通車後,港外線碼頭可以搬到堅尼地城和海怡半島,整個中環碼頭將會沒有用處云云。這使筆者回憶起數年之前,曾經建議南港島線西段通車後,將港外線碼頭搬到數碼港,便可以大大縮短離島渡輪的航程,並可以使船費有頗大的下調空間,但隨後便有人向筆者指出,中環的交通方便是最大的優勢,碼頭設在數碼港便要使很多乘客需要轉多一程車,所以筆者才收回有關建議。現在再聽到有人提出搬走港外線碼頭,筆者才感受到這類提議的愚昧。

無論如何,這場論壇的「公眾討論」時間過份緊逼,取消了休息時間還要超時大半小時才能完成。筆者還是選擇將腦海裡的很多意見,寫滿在大會所提供的「意見卡」上,始終筆者還是習慣將意見以文字形式表達。至於筆者下次會否再參加同類活動,恐怕真是要細心考慮清楚,畢竟筆者身份尷尬,既不是保育分子,又不是業內人士,奉獻了一整天在這個論壇似乎好像有點無謂。

2 個意見:

J Wong說...

徐嘉慎創辦的應該是「保護海港協會」。近年他已經很少見報,我還以為他已經退隱了。

凱文說...

回 J Wong:
謝指正。

 
評深宜論 — 主要聚焦香港時事、社會、規劃、交通等議題
本站最佳瀏覽解像度為 1024 x 768 或以上。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 Derivative Works 3.0 Hong Kong License 直擊中環新海濱城市設計研究綜合意見論壇(下)》及本網誌其他文章均以
共享創意 署名-非商業性-禁止衍生 3.0 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