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9月24日星期三

再談啟德明渠應否被填海

早前筆者發表過一篇題為《啟德發展計劃零填海的遺憾》,已表明對啟德發展計劃現時的「零填海」方案並不認同,並支持2002年填海133公頃的方案。今日有報章以啟德發展計劃作一個專題,當中提及啟德明渠應否被填海的爭議,使筆者打算再寫多一篇有關啟德明渠。

假如填平啟德明渠,不但使啟德用地及九龍灣、牛頭角一帶連接,提供更能被靈活運用的土地,也可以解決明渠發出惡臭的問題。可是政府屈服於那些堅決反對填海人士的聲勢,保留整條啟德明渠及水道。這至少構成了兩個問題:首先該水道會使啟德用地與九龍灣、牛頭角變成一水之隔,做成新舊發展區的割裂;其次因為啟德用地中間被水道所隔,規劃上也失去了不少靈活程度,只能在水道兩岸規劃一些較小面積的建築,而不能設置較大面積的建築在該處。

至於明渠發出惡臭的解決辦法,當局打算用生物除污法,處理明渠海床下的沉澱物問題以改善水質。可是這種生物除污法的技術目前還不是很成熟,恐怕未必能夠徹底解決明渠發出惡臭的問題。當局亦建議在跑道打開一個闊600米的缺口,以促進明渠內的水流。筆者也不太認同這種做法,因為假如在跑道中間開一個缺口,跑道南面部份成為了一個狹長長方形的人工島,使該處的海岸線將會更為突兀。政府要討好反對填海人士,既然可以打開闊600米的缺口促進明渠水流,不如索性將整條填海而成的跑道變回海面,還原九龍灣弧形的海岸線,同時使大半條明渠「回歸」維港?反對填海人士肯定會為維多利亞港少了一塊填海地感到高興了。

把整條跑道變回海面的提議雖然有開玩笑的成份,但這確實與在啟德填海一樣,同樣解決現時充滿稜角且過於人工化的海岸線問題。假如在2002年小量填海方案、2006年零填海方案及將整條跑道變回海面這三個方案中作一選擇,筆者當然最喜愛小量填海方案。至於後兩者,筆者真是寧願將整條跑道變回海面,也不太接受在跑道打開一個突兀的大缺口的提議。假如反對填海人士真是夠膽提出還原跑道成海面的建議,筆者也不會反對。

9 個意見:

Ching說...

啟德之所以不填海,全因2004年灣仔填海案中,判定填海必須「有凌駕性公眾需要」。所以政府才被逼放棄進行填海,因此我認為因此不能夠說成「政府要討好反對填海人士」。

Alvin L.說...

Think outside the box﹐與其將整條跑道變回海面﹐不如將半條跑道變回海面﹐保留另一半﹐再填平啟德明渠﹐變相將跑道向東移。一來﹐明渠發出惡臭的問題依然可以解決﹐二來﹐啟德用地及九龍灣、牛頭角一帶亦可以你所說連接一起﹐保護海港人士又得回一部分海港﹐而保留下來的半條跑道仍然可以做遊輪碼頭﹐一舉數得。

凱文說...

回 Ching:
就是因為那些反對填海人士上訴到終審法院,才會得到這個「有凌駕性公眾需要」的原則,使一些合理的填海受到制肘,往往因為「沒有凌駕性公眾需要」而未能成事。

凱文說...

回 Alvin L.:
閣下的提議不錯,撇除成本問題的話,確實是一個同時能夠討好雙方訴求的方案。

Alvin L.說...

我覺得利用未成熟的科技嘗試淨化啟德明渠﹐風險相當大﹐萬一有差池﹐維港東面會有生態大災難。我沒有研究過2004年灣仔填海案判詞﹐不知「凌駕性公眾需要」是不是只局限於土地利用方面。防止生態災難﹐我覺得應可構成「凌駕性公眾需要」。

凱文說...

回 Alvin L.:
筆者還只是擔心淨化效果不理想,沒有想到嚴重的話會使維港有生態災難。不過,筆者相信就算以此為理由,也未必能夠有「凌駕性公眾需要」,因為當局最多便不用生物科技處理明渠內的海水,任由海水像現在一樣繼續發臭。

達仁說...

我都覺得政府建議跑道中間開個缺口的建議幾離譜, 夾硬將條跑道一分為二...
就算政府唔想填平條明渠, 我都寧願明渠水質照舊, 都唔想見到政府搞咁多無謂野!

凱文說...

回 達仁:
筆者也有相同想法,反正現時明渠的水質未至於不能接受。

匿名說...

我完全不同意筆者所講, 高密度的發展已不合事宜, 只要有心做, 美化啟德河絕對可以做到, 最好河畔有咖啡茶座, 河畔花園, 真是賞心樂事, 難道香港所有河道都是今你這麼礙眼, 割裂發展, 要麼城門河要填? 屯門河要填? 做剝削市民的地產發展商既隨從?

 
評深宜論 — 主要聚焦香港時事、社會、規劃、交通等議題
本站最佳瀏覽解像度為 1024 x 768 或以上。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 Derivative Works 3.0 Hong Kong License 再談啟德明渠應否被填海》及本網誌其他文章均以
共享創意 署名-非商業性-禁止衍生 3.0 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