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7日星期二

漁安苑居民堅決反對南港島線東段經過其地底

筆者昨晚有點時間,特意出席南港島線東段第二輪公眾諮詢的第二場諮詢大會,以求取得更多有關該鐵路線的更多資料。與筆者早前《海怡半島居民對南港島線東段的一些可笑意見》相似,居民集中關注其自身利益,而無意談論其他分段的問題。筆者在這篇文章會分享這場諮詢大會的點滴,而筆者對南港島線東段的其他意見將於另文談論。

在赴往諮詢大會場地之前,筆者一直以為今次是鴨脷洲邨的諮詢大會,因為根據第一輪公眾諮詢的習慣,是先諮詢海怡站一帶,之後才到利東站一帶及黃竹坑站一帶,所以筆者一直誤將第二場諮詢地點「聖伯多祿天主教學校」(位於利東邨)誤當作「聖伯多祿天主教小學」(位於鴨脷洲邨)。到筆者「準時到達」場地時,看到烏燈黑火,才恍然大悟,只好立即轉乘專線小巴趕赴利東。去到之時PowerPoint的講解已近尾聲,幸而筆者仍可在中排找到空位,但原來筆者已「闖入敵陣」而不自知......

問答環節甫開始,一名坐在頭排的居民一馬當先發言,先問在座多少人是漁安苑居民,結果有超過九成人舉手,利東邨、深灣軒、鴨脷洲大街的居民都不知去了哪裡了。那名居民接著便說接下來所有時間都應該討論鐵路定線穿過漁安苑的問題,台下居民一呼百應。筆者原準備了幾條與漁安苑無關的問題,也不敢發問了,但既然來到,也繼續留下來吧。接著有居民聲大夾惡地質疑誤導,將第一輪公眾諮詢提出的原方案也列在問卷中,「有誤導之嫌」,促請港鐵當局把全數問卷作廢,台下也即時起哄起來,更有居民站起來撕毀問卷泄憤。作為一個局外人,筆者認為問卷並無不妥,原方案只是漁安苑居民反對,其他地區人士也許贊成,港鐵當局統計各方案支持度實在情有可原,做得不足的頂多只是可以在問卷中原方案的選項旁標註那是第一輪公眾諮詢提出的原方案。無論如何,大會結束後,筆者待最後一刻才交問卷,觀察到填好的問卷只有寥寥數張,可見大部份與會人士都響應了罷填的呼籲。

整個問答環節中,居民提出的意見一面倒都是「南港島線東段不應經過漁安苑地底」。而居民情緒較為激動,多次鼓噪並打斷港鐵代表的發言,對居民的「精彩」發言大拍手掌,又對港鐵代表未能即時答覆的回應報以噓聲,主持人一度也未能控制場面。這種氣氛與筆者早前先後於鴨脷洲社區會堂參加南港島線東段第一輪公眾諮詢以及於黃埔花園參加觀塘線延線第一輪公眾諮詢完全不一樣。漁安苑居民反對鐵路經過其住所地底,主要理據是怕影響地基、產生震蕩影響居民睡眠、震裂樓宇結構等等,甚至拋出了風水的理由。亦有居民指出港鐵要經過屋苑地底涉及屋苑業權,居民有權不同意,又擔心工程對屋苑的滋擾。筆者真是開始懷疑鴨脷洲的居民是否難以被滿足。畢竟西港島線定線穿過多座樓宇地底,部份樓宇更有數十年樓齡,反對的聲音也不及漁安苑強烈。

漁安苑居民提出過穿越真光書院(香港真光英文中學)的方案以避開漁安苑,港鐵當局以須拆卸真光書院為理由而不作考慮,居民卻指學校可以輕易搬遷,不應為了一間學校而犧牲七座屋苑居民的利益。而筆者亦有一個方案(可惜最後未有機會在會中發表),可以使用鴨脷洲橋道與利東邨之間的山坡,而車站平台則可興建有蓋行人通道接駁利東邨。有關建議可以參考筆者於Google Map的《南港島線東段利東段建議》。
檢視較大的地圖

港鐵當局為南港島線東段第二輪公眾諮詢舉行的兩場諮詢大會,但兩場大會均引來當地居民的很多不滿聲音。假如港鐵當局及鴨脷洲居民互不相讓,南港島線東段必定不能夠如期通車,最終受害的是大半個南區的居民。

8 個意見:

Alvin說...

這種困局﹐根本是特區政府一手一腳做成。特區政府(尤其是曾蔭權上台後)經常強調政策要照顧各階層利益﹐但對不起﹐這根本是沒有可能﹐民主的規則是少數服從多數﹐任何政策只可以顧給社會整體利益(或社會大多數利益)﹐沒有可能每一個階層的利益都照顧到。太強調各階層利益﹐只會令到多數服從少數﹐少數利益(只要聲大)凌駕社會整體利益。

匿名說...

現時地圖所畫的漁安苑居民方案的弧度過大,就算是中型鐵路也未必能夠應付,除非把真光拆掉作為鐵路隧道的出口,沿東北方向建築架空路段,至深灣軒東面對出過海,但這段架空路段需要興建隔音屏障。

凱文說...

回 Alvin:
公眾諮詢的原意是好的,只是有個別人士以為當局必須要遷就他們,所以才有這類的爭議。這不是公眾諮詢的錯,而是個別人士的無理。

凱文說...

回 匿名:
閣下的建議也是可行的,但相對來說與港鐵原來的定線會有更大的差異。

leochill說...

看閣下描述漁安苑居民的反應,頗有一種民思未開的感覺
如果認為隧道經過其樓下便會影響地基,那至少居民自己應聘請獨立工程顧問作評估,而不是靠他們自己的常識作判斷
我認為地鐵不應遷就少部野蠻居民的威脅,繼續選用最有利大局的方案

凱文說...

回 leochill:
筆者也同意閣下的見解,凡事要講求令人信服的證據,而找獨立工程顧問作評估是最理想的做法。若然評估結果顯示真是如居民所言,港鐵公司還敢興建於其地底嗎?

小象幫幫說...

RE :leochill
我在《探討南港島線東段三大議題》中的回覆指出的問題是MTR至令未有正面回覆的,部份居民反應激烈不等於"民思未開"

利東段於漁安苑地底經過的問題,港鐵公司拋出了兩個方案(基於使用大橋橫跨香港仔海峽的假設),其中一個方案是以高架橋跨過鴨脷洲徑,車站會較接近地面;另一個是在地底跨過鴨脷洲徑,車站會較遠離地面。筆者認為第二個方案較易令人接受。把這一小段高架橋改為設於地底,成本並不會增加很多,同時減少對漁安苑及深灣軒的影響。

方案一:以高架橋跨過鴨脷洲徑
此方案和漁安苑 F座珊安閣地面只有3米
根本想出來的人真的有思考過嗎?
還是只為方案2令人感覺合理而推出?

方案二:在地底跨過鴨脷洲徑
此方案和漁安苑 F座珊安閣地面有15米距離,但離開最深的一根樁柱只有0.3米,距離最接近的樁柱也只有1.5米,先不說MTR的施工技巧能否做到,但一個以21年(通車時為26年)的屋苑,設計時沒有考慮鐵路會經過地底,而且大部係鬆軟泥層,將會出現什麼問題,想必影響深遠

凱文說...

回 小象幫幫:
單憑漁安苑居民的片面之詞,實在難以令人信服,所以如果他們能夠找到獨立工程師並評估出工程存在不能接受的風險,南港島線東段現今的刊憲方案肯定會被推翻了。

 
評深宜論 — 主要聚焦香港時事、社會、規劃、交通等議題
本站最佳瀏覽解像度為 1024 x 768 或以上。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 Derivative Works 3.0 Hong Kong License 漁安苑居民堅決反對南港島線東段經過其地底》及本網誌其他文章均以
共享創意 署名-非商業性-禁止衍生 3.0 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