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1月3日星期六

全民退休保障的不公平特質

泛民主派與其在議會硬銷「全民退休保障」,倒不如要求政府全盤檢討香港整個退休保障制度。 (圖片:Ceeseven@Wikimedia)

近日香港的其中一個時事熱話,應該是「長者生活津貼」的爭議了。有關制度原意是讓不合資格申領綜援但仍算貧窮的長者能夠得到政府更多的補貼,可是以泛民主派為主的政黨卻堅持撤銷當中的資產申報制度,令所有年滿70歲的長者一律均可領取這筆額外津貼(即變相將現時的高齡津貼(生果金)增加一倍),以作為「全民退休保障」的過渡安排。如果有一直留意本網誌的話,都應該會知道筆者對「長者生活津貼」的立場,畢竟筆者之前已經不只一次提倡將目前的綜援及生果金制度重組成一個三級制的「長者福利金」制度,而引進「長者生活津貼」這一級津貼正好令現行兩級制的制度更接近筆者的三級制構思。所以筆者今次不花時間談論「長者生活津貼」,反而希望將討論重點放在「全民退休保障」之上。誠然香港現時的退休保障制度(特別是強積金制度)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但這是否代表「全民退休保障」真的值得在香港推行呢?

事實上,坊間對「全民退休保障」的意見相當分歧,距離主流民意明確支持該制度還有一段距離。其中反對「全民退休保障」的其中一個經常被提起的理據,就是其「隨收隨支」的特質,在生育率低及人口逐漸老化的香港難以長遠持續營運下去。既然有學者早已詳細指出這個問題,筆者將質疑「全民退休保障」的焦點放在其「不公平」的特質。支持這個制度的人士肯定會即時反駁:「全民退休保障」讓所有長者均獲同等的退休保障,難道還不算是一個很公平的制度嗎?可是一個制度是否公平,從不同的角度看可能會有不同的結論。

首先,對於中產或以上階層,本身已經透過納稅來補貼有需要人士的福利開支,而其強積金(或筆者倡議的「中央公積金」)供款則最終會由自己享用,可是如果推行「全民退休保障」,他們要繳交同等的稅額和退休金供款,可是得到的退休保障反而卻減少了,對他們來說實在是不太公平。

其次,對於年輕人士,他們在未來數十年都需要作出供款,才可享用這項福利,相對一些快將退休甚至已經退休的人士,毋須怎樣供款便已經可以享用有關福利,何嘗又不是不公平呢?

更甚的是,目前強積金(或筆者建議的「中央公積金」)供款雖然要待退休後才可動用,但這筆錢始終還是自己的,萬一不幸突然身故也將視作遺產的一部份,可是在「全民退休保障」之下,相關供款卻自動撥歸政府的庫房而不再屬於自己,假如未到退休年齡便已離世,過往的供款都是白供的了(當然「全民退休保障」理論上可以加入人壽保障的成份,讓這類人士身前的供款得以退還,可是這樣一來便令制度的運作成本更高,更難持續營運,況且筆者暫時還未見這一方面的討論)。

由此可見,「全民退休保障」並非如其支持者說得那樣完美無瑕,本身也有不少地方值得斟酌討論,因此筆者認為泛民主派與其在議會硬銷「全民退休保障」,倒不如要求政府全盤檢討香港整個退休保障制度(檢討範圍包括政府提供的基本社會保障計劃、強制性的職業退休計劃,以及自願性的個人儲蓄計劃,即所謂的「三大支柱」),而「全民退休保障」只列作其中一個可探討的方案,並容許社會各界的有識之士提出另一些可行方案,一併深入研究和比較優劣。

5 個意見:

FUCY i說...

現時民間的主流方案是三方供款部份儲蓄制度,根本就不是隨收隨支,反而現時的生果金、特惠生果金及綜援才是隨收隨支,很多反對全民退保的人根本連隨收隨支是甚麼都未搞清楚,就算現在在加拿大、澳紐等地的隨收隨支式全民退保,其實根本沒有大問題,當地的老人貧窮率只有1-2%,而我們香港是over 30%。如果要搞全民退保,其實就算香港用隨收隨支亦無問題,因為我們有龐大的外匯儲備,現時的外匯儲備規模為2.6萬億(而且還在失控地上升中),其實只要將部份的利息用在全民退保那裡即可(甚至連供款都不用)。

現時由民間團體(當中有親泛民的,但亦有建制的如工聯、勞聯)所提出的三方供款其實已很保守,只要求向部份盈利千萬以上的財團加1-2%稅,政府亦只需投放500億種子基金,這個方案的好處是對大部份人有利(包括中產及青年,因為他們都要供養父母,年老時自己亦可確定拿回按通脹遞增的養老金,這要比隨時輸掉的MPF要好很多!),

已經有多個學者及精算師指出,未來五年是搞全民退保的最後機會,如果唔搞,之後即時再搞成本會高很多(因為人口老化已經加速,供養率下降),現在做就可以有部份儲備(partially pre funded)作用,可避免得在2041人口高峰期爆煲,過左呢五年唔搞的話,香港就會冇全民退保,只能靠隨收隨支的生果金及綜援承擔,到時一定爆煲。

凱文說...

回 FUCY i:

雖然全民退休保障的現時主流方案是三方供款,但最大關鍵是收集供款和派發養老金都同時在Day 1開始進行,故無可避免有著「隨收隨支」的影子。除非制度開始頭幾年先只收集供款,之後才啟動派發養老金,否則實在難以擺脫「隨收隨支」的色彩。

筆者重申,自己並非對全民退休保障全盤否定,只是希望能夠帶出一些被全民退休保障支持者忽略了的問題讓大家討論,並指出香港的退休制度絕不是只能夠從全民退休保障和強積金之間二擇其一,而是應該有其他不同類型的可行方案供社會討論。

Allan說...

我不認同李嘉誠及其他有錢人包括退休後可以咬長糧的人仕,也可以參加全民退休保障。

凱文說...

回 Allan:
這確實是反對全民退休保障的其中一個主要理據,就是未能將公共資源應用於社會上最有需要幫助的一群。

90後反對全民退休保障聯席說...

「全民退休保障」,對我們90後年輕人來說,很大程度上是搵笨。香港人口老化是事實,但老化了的人口,是否就必然成為社會的包袱?一定要由政府負擔?看來未必。起碼在今天和不久的將來,我們看不到太多長者,在退休後就會生活無依過不到活。我們可能是較幸運的一群,我們的父母很多仍在發展自己的事業,同時對退休後的生活亦早有妥善的安排。而一些較年長的、及我們的祖父母輩,更有不少已經買樓收租、及/或買股收息,加上兒女的經濟支持,政府這些那些的福利和優惠,生活尚算不錯,根本用不著攤大手板要政府派錢。

再者,今天已經或接近退休的長者,都是40、50後的一輩,現時跑出來大喊爭取「全民退休保障」的政棍,也正是那一代人。他們生逢香港的黃金年代,大半生受惠於香港的蓬勃發展、經濟起飛,很多人早已飛黃騰達、享盡人間富貴;較平凡的,也有一定的事業和經濟基礎,仔大女大,生活無憂。有這樣好的環境,老來還跳出來向政府伸手,是否有些貪得無厭、甚至舐到盡呢?政府的錢無非是來自我們新一代納稅人的口袋,我們供養自己的父母是天經地義、心甘情願,但其他人的退休生活,與我們何干?爭取甚麼「全民退休保障」,呃我們的錢,公道嗎?對不起,我們堅決反對!

更甚者,有些已退休的所謂社會精英,走出來撚甚麼花鳥蟲魚、講甚麼風涼話,這裡說要保育、那裡說不准發展,結果是阻礙社會經濟,扼殺我們新一代年輕人的機會。這等所謂長者的那副自私自利的嘴臉,我們看到就想吐。

或若,社會上總有一些較不幸的人,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老來無依無靠,苦無生計。誠然,需要幫助的人,總是有的,但看來只是少數,反而在那一代較幸運的卻有很多。今天香港的首富們,不是都已經七老八十了嗎?由這些較幸運、較有能力的人,本著關愛、慈善、積福的美德來幫助那些有需要的人,豈不更完滿地解決了問題?攪甚麼「全民退休保障」,剝削新一代人的資源,而投放在上一代大部份沒有實際需要的人身上,這對社會有甚麼效益呢?

我們在此聲明:堅決反對任何不知所謂的「全民退休保障」計劃。你們大人大姐在今日或不久將來的退休生活,我們無義務去保障。而我們自己將來的退休生活,我們有信心可以自己攪得妥,不用政府擔心,更無需任何人指指點點、胡說八道!

 
評深宜論 — 主要聚焦香港時事、社會、規劃、交通等議題
本站最佳瀏覽解像度為 1024 x 768 或以上。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 Derivative Works 3.0 Hong Kong License 全民退休保障的不公平特質》及本網誌其他文章均以
共享創意 署名-非商業性-禁止衍生 3.0 授權條款釋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