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8日星期五

撤銷外傭稅後的稅款落在誰的口袋裡?

筆者於早前《撤銷外傭稅合情合理》中,已點出了一個被人忽略的問題:撤銷外傭稅後的稅款,最終會落在誰的口袋裡?以現時的「暫停開徵」來看,是外傭的僱主「獨吞」了全數稅款,外傭本身並沒有任何得益。可是當年引入400元外傭稅時,稅款是直接從外傭工資中扣減400元,故此理論上撤銷後的稅款全歸外傭才算合理。不過,筆者悲觀地認為,這個理論上還外傭公道的方案並不會得到社會與政黨的支持,因此提出了「還原3,670元工資」的節衷方案,犧牲外傭的部份利益。猶幸的是,筆者今天終於發現,原來也有香港人敢為外傭爭取權益,明確要求那400元外傭稅應該全歸外傭。

「立法會議員天主教監察組」發言人蔡文傑在《明報》論壇版撰寫了一篇題為《徵外傭稅有違公義》的文章。文中批評政府當年開徵外傭稅時以扣減外傭工資的方式進行,是「打劫外傭,救濟僱主」,亦指出現在支持撤銷外傭稅的立法會議員「甚少聽到有議員為外傭發聲,批評政府將外傭的最低工資調低400元是不義之舉」。他代表天主教監察組,呼籲各立法會議員:「日後在爭取廢除徵收外傭稅的同時,必須逼令政府將該400元外傭稅退還給外傭,而不是給僱主」。在總結時,他表示「雖然外傭並不是香港永久居民,沒有選票,但作為香港勞動人口的其中一分子,議員亦應維護公義,保障她們的權益」。

筆者覺得,香港社會未必能夠接受到這個要求,尤其是一班依賴選民的立法會民選議員。議員當然要照顧有選民在手的外傭僱主,而不是毫無能力影響選舉結果的外傭。議員在權衡之下,當然被逼要犧牲外傭的權益了。所以,筆者於之前的文章提到「還原3,670元工資」的節衷方案,也許可以讓議員有一個下台階,既可以為外傭討回部份公道,也不致於得罪外傭僱主。

無論如何,當筆者以為沒有人會有香港人敢為外傭爭取完整的權益時(筆者提出的節衷方案,某程度上也是出賣了他們部份權益,以便使外傭僱主願意妥協),現在終於能夠聽到要求將稅款全歸外傭的聲音,筆者總算感到安慰。

5 個意見:

Vince說...

您好! 您有關外傭稅的幾篇評論都寫得很好, 我深感認同. 可是您看看Yahoo讀者對蔡文傑那篇文章的評價, 實用那票是我投的, 其他人全部都是投無聊, 醜陋的香港人呀!!! 身為香港人, 我也為他們的自私心態感到丟架!

凱文說...

回Vince:
先多謝您的讚賞。對於大部份人對蔡文傑的文章嗤之以鼻,筆者認為這是可以理解的。有多少人真是願意為公義而犧牲自己的利益?筆者家中沒有外傭,撤銷外傭稅對筆者也無切身關係,但仍不敢像蔡文傑一樣堅持外傭稅應該全歸外傭,只敢提出一個外傭只取回部份稅款的節衷方案,以便與外傭僱主討價還價。因此筆者其實也算是「醜陋的香港人」的一分子,呵呵...

口痕友說...

凱文兄和Vince兄你們似乎都以偏概全了,雅虎新聞那個心情排行榜根本就毫無公信力,怎可以用這個來代表香港人的普遍心態?我還記得年初沈澱霞逝世的新聞,最多人揀選的竟然是「開心」...多言了。

凱文說...

回 口痕友:
雖然這不能嚴格看待,但至少這反映了部份香港網民的看法。另一方面,筆者今日才發現,原來不少香港人都搞不清楚這件事的來龍去脈,還以為撤銷外傭稅全歸僱主是合理不過的事。所以當他們看到蔡文傑的言論時,自然便嗤之以鼻了。

凱文說...

謝謝讀者提供資料。原來在筆者發表這篇文章之前,已經有報章社評提出過同樣的疑問。這篇社評是由《星島日報》於2008年10月22日發表的〈若撤外傭稅 錢入誰口袋?〉(連標題也不約而同的相似)。筆者之前還以為沒有多少人會留意到這個問題,但原來早已有報章提及過。可惜,這個問題始終沒有如那篇社評所願,得到立法會議員的關注。現時的「暫停開徵」外傭稅5年,都是外傭僱主「獨吞」了全數稅款,外傭本身並沒有任何得益。對於立法會議員來說,似乎都是「選票」比「公義」重要的了。

 
評深宜論 — 主要聚焦香港時事、社會、規劃、交通等議題
本站最佳瀏覽解像度為 1024 x 768 或以上。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 Derivative Works 3.0 Hong Kong License 撤銷外傭稅後的稅款落在誰的口袋裡?》及本網誌其他文章均以
共享創意 署名-非商業性-禁止衍生 3.0 授權條款釋出。